首页
会员中心
到顶部
到尾部
文保非遗

温州鼓词:涛声还会依旧

时间:2012/10/30 10:32:56  作者:瑞安社区学院  来源:  查看:415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   榕树下演唱鼓词管陶/摄  温州鼓词是浙江第二大曲种,有“浙北评弹,浙南鼓词”的说法,2006年6月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  温州鼓词属于说唱相间的地方曲艺,基本曲调有太平调、吟调和大调,板式变化有慢板、流水和紧板等,用七字句、...

 

温州鼓词:涛声还会依旧

  榕树下演唱鼓词管陶/摄

温州鼓词:涛声还会依旧

温州鼓词:涛声还会依旧

  温州鼓词是浙江第二大曲种,有“浙北评弹,浙南鼓词”的说法,2006年6月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温州鼓词属于说唱相间的地方曲艺,基本曲调有太平调、吟调和大调,板式变化有慢板、流水和紧板等,用七字句、十字句的文辞格式,追求声稀意深的境界。

  伴奏乐器有牛筋琴、唱词鼓、三粒板、小抱月等。牛筋琴以牛筋作琴弦,1982年苏州会演,不少专家争相上台看这独特的乐器,似古琴不是古琴,似古筝绝非古筝。

  以单挡坐唱为主,一人操多种乐器,兼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于一身。后来作了一些改革,有了双档和多档,乐器也多了起来。

  温州鼓词流行于温州方言区,包括青田的温溪、玉环的坎门,还有安徽的歙县,那里有温州移民村。

  温州鼓词用瑞安话演唱,又称瑞安鼓词,瑞安有“鼓词之乡”的称誉。

  2008年2月,文化部公布的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,阮世池、方克多作为温州鼓词的代表性传承人,名列其中。

  柔柔的瑞安话

  分外亲切和温馨

  采访阮世池,本应称他阮老师,结果还是随乡入俗叫阿池先生。

  刚闲聊两句破个题,阿池先生就用唱词的语言和手势,自个儿娓娓道来。

  据说唱词始于明末清初,清郭锺岳有瓯江竹枝词《娘娘词》:“呼邻结伴去烧香,迎庙高台对夕阳。锦绣一丛齐坐听,盲词村鼓唱娘娘。”清赵钧在《过来语》中说:“嘉庆、道光年间,有白门松最善唱词,到处皆悬灯结彩,倾动一时。”阿池先生说,白门松是有记载、最早的唱词先生。

  阿池先生说,起初鼓词演唱的故事比较粗略,乐器只有一面扁鼓,挨家挨户门头唱一段,这叫门头敲。后来有做寿、禁赌、集市,唱整本词或连台本,以民间传奇故事为主,其中《十二红》有“词娘”之称,即可把这部词的情节移植到其他曲目中,比如花园景色、楼台私会、月下思乡、校场比武,唱的千篇一律,或者大同小异,比武对打是“东边上来西边落,刀对刀来枪对枪。”

  作为“非物质”的,温州鼓词艺术的价值不只在于鼓词本身,不限于鼓词曲目和演唱技术,鼓词与孕育它的温州地域文化在一起,构成一个文化综合体,它是不可拆解的。鼓词由民间口头文学与曲调发展演变而成,说着,阿池先生就唱起来:“五更金鸡叫喽喽,嫂嫂叫叔去牧牛,蓑衣挂在金钩上,麦饼搨在饭镬头。”他说,这是本地的耘田调,把它用在《兰贞相思》的一段唱里,农民听了非常亲切。说着,他把《兰贞相思》唱了一遍,微闭眼,欠起身,一招一式做起戏剧动作来:“人寂寞,心熬煎,手软软把窗推开。”

  阿池先生说,鼓词借鉴了瑞安其他曲艺形式:道情、花鼓、排街、卖技、讲书儿、唱龙船儿,尽量推陈出新。说着,他唱起了太平游春腔:“上山看看桃花落,落山看看杏花红。桃花落,杏花红,风花雪月四时同。”——不少是从道情曲调转换来的。

  问为什么用瑞安话演唱?阿池先生举例:温州话“喜”、“水”音同“死”,“喜事”说成“死事”,“等水”说成“等死”。而平阳话没有阳韵,“香”读“鲜”,“强”读“钱”,“姜”读“坚”。只有瑞安话柔、清、重,唱起来好听。洗脸、苎丝、看戏、着棋、前垟,只有瑞安话说得清。学唱词,先学好瑞安话。

  为什么不去看赵本山的小品宋祖英的歌

  老者说:还是鼓词好听

  听人说过,从前阮世池先生唱词,前一排都是如花似玉官家小姐。我借机求证,先生曰:是。

  鼓词在晚清时从农村走入城镇,逐步迎合市民的喜好,开始移植脚本和创作新词本。瑞安黄体芳任满苏州学政回乡,带回弹词唱本并改编为鼓词曲本。民国初年张棡的《杜隐园日记》记载:“晚,是处搭一戏台,悬灯结彩,雇一盲人唱陈十四收妖故事。台下男女环坐,听者不下千余人。少年妇女浓妆艳服,轻摇团扇,露坐至五更始返。”温州有民谚“脚架起阿媛啦奶听娘娘词恁”,就是农村妇女听鼓词入迷的样子。

  阿池先生说, 1949年瑞安刚解放,他连夜赶排了《踊跃抢购胜利公债券》,第二天单独背上琴鼓到街头演唱。1951年,他在全县妇女代表大会上演唱《婚姻法唱本》,唱得全场妇女泣不成声。打扫场地的人说,座位前涕泪成“塘”。1951年,瑞安县人民广播站建站第一天和1952年温州人民广播电台建站第一天,他现唱现播《金枝积肥》和《小姑贤》,听众纷纷寄信要求定期播放曲艺节目。1958年,他带领宣传队宣传大跃进涌现出来的好人好事,走到哪里,编到哪里,唱到哪里。那时鼓词的宣传效果,好得没话说。

  不少老年人说,一声鼓响,悠扬的牛筋琴如流水漫浸过来,人就会兴奋爽快起来。一位在京经商的温州人一日经过木樨园的“浙江村”,一阵温州鼓词声钻进耳朵,驻足听词竟忘了去做生意。一年除夕,我在老家乡下,见祠堂里老人们在听鼓词,问为什么不看春节联欢晚会上赵本山的小品、宋祖英的歌,他们说,还是鼓词好听。

  阿池先生说,60年代用磁带,老华侨听鼓词《秦香莲》,想起家中的妻儿流眼泪;70年代有录像带,天天听呀听呀,录像带断了还在听;80年代有VCD,温州数千个老人亭、老人活动中心,几乎每天在播放鼓词VCD片。

  一种高师与名徒打造的技艺

 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,与物质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相比,更注重以人为载体的知识技能传承。阿池先生说,他13岁跟先生王启凡学艺,当时没有词本,都是“白口学”,先生念一句,学生跟一句。每天学20句左右,晚上还躺在床上背,睡醒了再背。温州鼓词200多部传统唱本,就这样全靠口头传授,一代传一代。

  牛筋琴是温州鼓词的特有乐器,最先是受弹棉师傅敲弹花弓启发,造出牛筋琴是粗陋的五弦七弦,只有1-2-3-5-6-五音阶,也没有共鸣,仅奏山歌小调。这时阿池先生比划着敲琴,唱起《扭秧歌》曲,说明此曲从头到尾就1-2-3-5-6-这五个音。一代代人的努力使牛筋琴日臻完善,加了4-7-两个半音,有了七声音阶,与世界音乐曲谱接轨,敲出来的音乐丰富多彩了。阿池先生介绍,西门彭友兴制作牛筋琴唱词鼓已传三代。

  唱腔曲调也在借鉴和创新中发展,并形成了不同的唱腔流派。阿池先生的唱腔婉约妩媚,道白通俗,以刻画大家闺秀和农妇村姑见长,形成了纤细华美的风格,人称“阮派”。

  有文化识曲谱会作曲的青年人参与鼓词创作和演唱,使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温州词坛充满活力和生机,方克多、胡平参加全国曲艺优秀节目观摩演出获得了一等奖。

  昨天的故事依然动人

  温州旧时有民谚:“赵岩儿劲,管华山琴,杨岳生文,阮世池音。”阮世池、丁凌生、陈志雄、方克多并称温州鼓词四大名师。人是温州鼓词的第一载体,温州的人文环境是鼓词成长的土壤,鼓词的词境也像温州人的性格,温柔灵动,朴实清雅,干脆利索。

  然而,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存的文化生态环境已急剧改变。温州鼓词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农耕文明逐渐削弱,民众生活方式嬗变,人文环境越来越不适应了。大多数年轻人对鼓词已经陌生,他们喜欢电视和流行歌曲,有的中小学生连说瑞安话也不流畅了。乡音日渐远去,赖于方言语境显示魅力的鼓词生存空间日渐缩减。

  (有人说:鼓词一直是一人独坐,一琴一鼓一板,整半日慢腾腾地唱唱讲讲,难脱哭腔,这样的表演形式怎能与当今的现代艺术表演形式相比呢?——我没有在阿池先生面前说这话。)

  瑞安已设法把濒于失传的曲艺珍品挖掘出来,搜集本土词本并把搜集到的资料转换成数据材料予以保存。听说近来女词师颇受欢迎,一场听众多达数千人,唱大词出场费也可观。来采访的浙江电视台记者说:如此曲艺演唱场面,惟有瑞安鼓词。

  在我起身告辞时,阿池先生忙指着墙上1958年周总理接见的照片说,当年总理问他是哪里人,他说是浙江人,总理说:“我们是老乡。”

  早听说他爱唱毛宁的《涛声依旧》、邓丽君的《茉莉花》,那天阿池先生乘兴唱了一段《涛声依旧》:“带走一盏渔火让他温暖我的双眼,留下一段真情让它停泊在枫桥边,无助的我已经疏远那份情感,许多年以后才发觉又回到你面前。”他的音还是那么好,不过唱得有点“唱词腔”。我连忙说:涛声依旧,涛声依旧。可以感觉到,昨天的故事依然动人,多年的情感依然真挚。阿池先生说,他最近参加了“流动大舞台”进乡村的演出,效果蛮好。(陈思义)
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
瑞安社区学院、浙江广播电视大学瑞安学院    浙ICP备05045649号